推荐资讯

所以的历练所有的骄傲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7:07 浏览:
“他竟然真炼出了地元天丹?”
 
    古药郡内,先是一静,然后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喊叫声,宛如山呼海啸般。无数人瞪大眼睛,不可思议的望着陈凡掌中的黄色麒麟。
 
    “这不可能,他区区一个金丹初期的修士,怎能炼成地元天丹?连丹君才刚丹药二转罢了,他就已经丹成?简直开玩笑!”
 
    辰焰长老连连摇头。
 
    众多丹盟弟子,包括江寒、司徒宸等人,根本不信。天丹乃是丹药中的至上品,便是最顶级的宝丹,也远不如最差的天丹。
 
    地元天丹虽然号称天丹之末,但也终究是天丹。
 
    他们哪怕没见过,但也听说过炼制天丹得何等繁琐。丹炉、火焰、手法、灵药等等,缺一不可。更要炼丹九转,度诸多丹劫,包括最后收丹凝聚时,都需要特殊的法诀。
 
    陈凡不过半日之内,就炼成一枚天丹,而且还是在丹炉爆炸的情况下,这怎可能?
 
    “他手中的丹药,必不是真正天丹,估计只是半成品,准天丹罢了。”司徒长老斩钉截铁。
 
    他话还未说完。
 
    “吟!”
 
    一声似龙非龙,似凤非凤的长鸣之声,猛地从陈凡掌中发出。那颗乒乓球大小的地元天丹,竟然猛地挣脱陈凡手掌,化作一尊百丈大小的麒麟,凌空飞起,脚踏黄云,以极快速度,绕着药城奔驰一圈。
 
    麒麟身上的每一块鳞片,每一缕胡须,都如此逼真,宛如实质般。尤其双眼灵动,充满了智慧。更恐怖的是,一股股强大的威压,从黄色麒麟上面绽放而出,压的方圆数百里,许多人都喘不过气来,仿佛面对一尊绝世真君般。
 
    这尊麒麟,论修为,竟然不比王玄风、胡霄、紫月仙子等差多少。
 
    “这...这,丹药通灵了?”
 
    有人砸舌叫道。
 
    “丹药化形,九窍俱通,灵韵天成...这是真正的天丹啊!”盟主徐渊抬头,脸上露出惊骇、震撼以及一丝丝崇敬之色。
 
    天丹大成之后,可化作真正的生命,永驻人间,可以修行,可以炼法,可以战斗,实力匹敌上品金丹。众人本以为,只是传说,没想到今日真正见到,无不心神巨震。
 
    “啪嗒。”
 
    有皓首白须,面容沧桑的老丹师,直接跪拜而下,如敬神明般,对陈凡顶礼膜拜:“刘安苦修丹道五百载,始终不得大道一毫,今日得见天丹之术...死而无憾啊!死而无憾啊。”
 
    说着,涕泪具留。
 
    不仅是他,无数的年老丹师,尽皆仰天长泪,噗通跪下,向陈凡顶礼。
 
    他们一生苦求丹术,限于资质、天赋、才华、功法等诸多原因,往往徘徊在丹道大门之外。但他们一颗求道之心,却丝毫不减。看到陈凡演示的绝世丹术,直觉朝闻道,夕死可矣。
 
    “起来,谁说他炼的是真正地元天丹?说不定作假呢?丹君还没有败。你们这样就跪下,是什么意思?咒我丹盟认输吗?还不快起来!刘安你可是丹盟长老,不能投敌!”
 
    司徒长老气的跳脚,连连叫唤,还想过去拉起张陵。
 
    但更多的丹师,却拜了下来,其中不乏丹盟高层。他们是真正的丹师,求道若渴。在这些丹师眼中,无分对错,无分你我,只敬重真正的丹道大师。
 
    司徒长老正焦急时。
 
    忽的一声悠悠长叹,在所有人耳边传来。
 
    只见丹君,轻轻一拂长袖,地肺真火凭空散去,百丈大小的‘百药宝炉’也渐渐缩小,里面雷鸣般的轰叫和黄光,同时收敛。
 
    丹君竟然放弃炼丹了!
 
    所有古药郡和丹盟的人,都心中一沉,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
 
    在无数人的注视下,儒雅随和、两鬓斑白的丹君,站在虚空,对陈凡深深一鞠躬:“陈丹师丹术通天,夺天地造化,穷日月之变。张陵自愧不如。”
 
    “我丹盟...认输!”
 
    当这五个字,艰难吐出的那一刻。
 
    司徒长老面如死灰。
 
    无数丹盟弟子,痛哭流涕。
 
    司徒宸更是一个踉跄,差点瘫倒在地,但他丝毫没察觉,只是仰头,死死望着那穿着泛白丹袍,对陈凡躬身行礼的中年男子。
 
    “败了?师尊败了?”
 
    司徒宸口中呐呐。
 
    他只觉的,心中的某根支柱,轰然倒塌般。仿佛天地都塌下了般。数十年来,所有的苦修,所以的历练,所有的骄傲,似都成了笑话。
 
    吴青颜等人,更是张大嘴巴,眼瞳瞪大,不敢相信陈凡赢了。
 
    “好好好。这场丹道之争,果然峰回路转,出人意料,不枉老祖我万里迢迢,跑来古药郡一趟。”吴问鼎拍着大腿,发出雷鸣般的哄笑,震得周围金丹,无不起七道八歪,心下骇然。
 
    至于王玄龙、胡家家主几人,都眼睛半眯,紧紧盯着陈凡,瞳眸中闪烁不定。
 
    ...
 
    “爷爷,哥哥赢了!哥哥赢了!”
 
    小丫头乔乔,嗖的一声蹦了起来,跳的老高。她长发及腰,用赤红丝带系起,穿着一身火红的衣裳,映衬的俏脸如花,笑靥灿烂,可爱到了极点。
 
    “是啊,胜了。”
 
    灰袍老者葛炎抬头。
 
    他心中五味成杂,只觉复杂到了极点。对葛炎这些古药郡的人来说。丹君是他们从小生下来,就仰望的对象,高高在上,宛如神明般。
 
    谁都没想到,神明竟然也有战败的一天。
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