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以师长的身份供奉陈丹王在北荒的地位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7:07 浏览:
 
    此时,整个古药郡,数千万民众,尽皆一言不发。他们不知道说什么,是该欢呼,还是悲叹。心情无比复杂。
 
    “盟主,怎么办?”
 
    辰焰长老转头。周围的众多丹盟长老,尽皆看向盟主徐渊。不仅是他们,数以十万计的丹盟弟子,都望来。
 
    徐渊站在那,一言不发,面色如铁。他身上似压着泰山般。这场斗丹,对丹盟太重要了,陈凡连胜四局,已经将丹盟逼到了死角,如果连丹君出手都败掉。
 
    则丹盟数万年来,积累的声誉,都将被一扫而尽。
 
    堂堂占据一郡之地,有上百位丹道宗师,无数大师、天才,号称北荒第一炼药圣地的丹盟都败了,而且还是被一人压下,那丹盟还有什么资格,称雄古药郡?还有什么脸面,号称丹道圣地?
 
    过了许久。
 
    让众人几乎以为是一个世纪般。
 
    徐渊才动。
 
    他缓缓开口,用一种斟酌的语气:“丹君,陈丹师这地元天丹,未必是真。他仅仅是金丹初期,修为不够成为天丹师。既非天丹师,炼出的丹药,恐怕只是伪天丹罢了。这局,您并不算输...”
 
    “徐渊,并非只有天丹师,才能炼成地元天丹。陈丹君虽非天丹师,但他是一位万古罕见的丹王!”丹君长袖一挥,不容置喙。
 
    “丹王?”
 
    众人一愣,这是什么意思?
 
    天丹师大家都知道,据说想成为天丹师,至少需要金丹巅峰修为。实际上,大部分天丹师,都是天君。否则根本无法催动天炉,凝聚天火。
 
    丹君的准天炉和地肺真火,也仅仅是凑齐半套,赌一下罢了。而陈凡的修为,众人尽皆可见,仅仅是金丹初期,确实离天丹师甚远。
 
    但这丹王,又是什么?
 
    “什么,这人竟然是万年一出的丹王?”
 
    吴问鼎突然叫了出来。
 
    众人慌忙望他看来,连吴白素也眼露疑惑时,就见吴问鼎解释:“丹王指的是,某些天资惊艳到顶点,万古难得一见的丹道奇才。他们的丹术,远远超过他们的修为层次。虽然受限于金丹修为,但丹道已可和天丹师比肩,可跨越一个大境界,强行凝练天丹。”
 
    “但丹王罕见,比天丹师还要稀少。据说上一个丹王,还是出自某个古老的天宗大教,已经坐化有三四万年了。”
 
    听了吴问鼎所言,无数人倒吸一口凉气。
 
    众人看向陈凡的目光,顿时变了,充满了崇敬恭顺之色。
 
    能以金丹之躯,跨越修为屏障,炼成绝世丹道。这样的人,天资只怕比一般天丹师还高。谁还敢对陈凡有半分不敬?
 
    无数古药郡修士,顶礼膜拜,口称‘陈丹王’。
 
    连吴问鼎、宁家老祖等,都飞了过来,与陈凡结交。一位丹王地位极高,虽然稍逊天丹师,但也远非炼丹宗师等可比。
 
    最后,丹君都过来,对陈凡执晚辈礼。
 
    他堂堂丹盟太上长老,活了近两三千年的老怪物。北荒第一丹师都对陈凡如此恭敬,众人见了,心下更加畏惧。
 
    “哥哥成丹王了。哥哥成丹王了。”
 
    乔乔跳起来,绕着葛炎来回跑了好几圈。
 
    周围的丹盟弟子,无不用敬畏羡慕的目光,看向小女孩。谁都知道,如今陈凡一朝得道,她算鸡犬升天了。
 
    之前乔乔的许多同伴,此时肠子都悔青了。
 
    “早知道陈丹师丹术通天,当时就应该礼敬再三,请他出手。连地元天丹都炼成,区区九转升灵丹,绝不在话下。”
 
    紫月仙子抬头,语气中带着一丝悔恨。
 
    旁边的胡霄闻言,脸上依旧挂着笑容,但收在背后的双拳,死死攥住。周身的衣服内,隐隐有罡风雷鸣之声,那是控制不住,真劲外泄。
 
    至于吴白素,更是一脸正色对身边女孩道:
 
    “小妹,老祖已经连续发下命令了。陈北玄无比重要,如今更成了丹王。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,把他拉入吴家的阵营,甚至把你嫁给他做道侣,都在所不惜。”
 
    “七姐,你在说什么?”
 
    气质空灵,孑然若仙的吴青颜,小脸羞红到极点,宛如熟透的苹果,连连跺脚。
 
    “哼,你这小妮子还给我装。嫁给一位堂堂丹王,而且如此年轻,前途无量,我就不信你不动心?”吴白素搂过少女,嘿嘿笑着,语气不由凝重:
 
    “未来,丹盟败北,看丹君的姿态如此之低,极有可能把陈北玄迎入丹盟中,以师长的身份供奉。陈丹王在北荒的地位,将一跃而上,可与各大天君世家老祖比肩,仅次于北荒王家。你若拉拢了他,就是拉拢整个丹盟,明白吗?”
 
    “是,七姐。”
 
    吴青颜先是一愣,然后缓缓点头。
 
    这番对话,在不少大家族和宗派中进行着。
 
    一位丹王出世,太过惊人。这可是能炼制天丹的存在。尽管不如天丹师,但也地位极高。毕竟天丹师的崇高身份,有一半,是他们自身元婴修为带来的。
 
    “丹王陛下请进丹塔,此次我丹盟斗丹失败,一切条件,丹盟都会答应,绝不反悔。只求丹君能抽出时间,指点一二。”丹君姿态极低。
 
    这位活了两千多岁的绝世丹师,此时在陈凡面前,宛如恭敬的弟子。
 
    有他在前。
 
    其他司徒长老、辰焰长老、盟主徐渊等,更不得不弯腰屈膝,挤出笑脸。至于司徒宸等,根本没有凑到陈凡面前的资格。
 
    众多丹盟天才,此时只能仰头,望着众星捧月的陈凡。
 
    “你放心,我在斗丹前就说过。无需你们丹盟生死,只要你们丹盟,将药库打开,让我取走几株灵药即可。”
 
相关阅读